绿色中文网:值得大家信赖的小说阅读站

全站导航 最近更新 标签云 搜索 网站地图

晨曦杨上宇鑫(杨上宇鑫宇鑫)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_(晨曦杨上宇鑫)小说全文免费阅读_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杨上宇鑫宇鑫)

晨曦杨上宇鑫(杨上宇鑫宇鑫)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_(晨曦杨上宇鑫)小说全文免费阅读_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杨上宇鑫宇鑫)

现代言情
2023年09月15日 11:13:24
杨上宇鑫 宇鑫 现代言情
杨上宇鑫
完整版现代言情《晨曦杨上宇鑫》,甜宠爱情非常打动人心,主人公分别是杨上宇鑫宇鑫,是网络作者“杨上宇鑫”精心力创的。文章精彩内容为:晨曦杨上宇鑫(晨曦杨上宇鑫)推荐给大家:我喜欢这两个主角,认可并赞同他们的人生观。人生不需要太多的感叹,只要是...

晨曦杨上宇鑫(杨上宇鑫宇鑫)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_(晨曦杨上宇鑫)小说全文免费阅读_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杨上宇鑫宇鑫)

最具潜力佳作《晨曦杨上宇鑫》,赶紧阅读不要错过好文!主人公的名字为杨上宇鑫宇鑫,也是实力作者“杨上宇鑫”精心编写完成的,故事无删减版本简述:杨上宇鑫扔下这句话后就拂袖离去了。肃肃宵征,抱衾与裯,寔命不犹。不知是这老鸨已经和杨上宇鑫串通好了还是她当真不信我的说辞,这老鸨就是王八吃秤砣——铁了心就认定我是柳烟眉。不仅如此,老鸨还硬逼着我去接客,只要我不从,她就使出千百般的手段来折磨我。在被浸过盐水的银针扎穿十指并且关入小黑屋里断水绝粮五日后,我终于熬不住了,同意接客但卖艺不卖身。老鸨啐了一口痰:「破......


《晨曦杨上宇鑫》阅读最新章节

晨曦杨上宇鑫(晨曦杨上宇鑫)推荐给大家:我喜欢这两个主角,认可并赞同他们的人生观。
人生不需要太多的感叹,只要是读过的人,都懂。
因为爱情让我动容,更因为书中溢出的满满的让我温暖的东西。
因为爱情不是推让,爱情不是顺其自然,爱情就是需要强硬,这是我最喜欢这本书的地方。
...《晨曦杨上宇鑫》免费试读《晨曦杨上宇鑫》第一章免费试读丫鬟采晴进来禀报我:「晨曦小姐,侯伯府的二公子又来了,您见还是不见?」
彼时我正描着新得的[春江望水图],连眼都没抬,就让采晴回绝送客。
但采晴却并没有挪步,反而将手里拿着的一叠布裹呈了上来:「小姐,侯府二公子说如果您不答应见他的话就让奴婢把这叠物件转交给您,还叮嘱务必要您亲自打开。」
「哦?」
,听闻此言,我搁下画笔,接过来采晴手里的东西。
一掂量,分量不重,想来应该不是什么珠宝金银。
这侯伯府的二公子杨上宇鑫自打去年上元灯节上偶遇我后,便对我死缠烂打,还扬言势必要娶我为妻方肯罢休。
打听到我喜爱诗书后,便隔三差五就差人送些名贵首饰和名师字画给我,意图讨我欢心。
但我对这类京城纨绔子弟并无好感,那些送来的首饰全都原封不动的送还了回去,不过我素来喜爱诗书,名师字画倒是留下来了一两幅。
我摊开布裹,一本无题之书就映入了眼帘。
倒是有趣。
但当我粗略翻看了几页后,却被书里的内容气得又羞又恼,脸色红了又白,白了又红。
更是直接将这书摔了出去。
这哪里是什么名家诗词?竟活脱脱是一本腌臜烂人眼的市井春宫图!「混账东西!」
平时我御下极严,所以采晴在我摔书的那一刻就噗通跪在了地上,头伏在地上,不敢吱声。
但好巧不巧,那***正巧就落在她面前,而且还是摊开着的。
采晴一瞧,也立马羞红了脸,但她心细,马上就发现了端倪,惊呼:「小姐!这画里的女子……怎么会?!」
经她这样一提,我忍着不适又斜眼细瞥了一眼那画。
不看尚可,这一细瞧之后却气得五脏六腑都生疼,连鬓边也激出了一层细汗。
这春宫图里的女子竟和我生得一般模样?!想我身为辅佐两代人皇授封二品大员擎国公的嫡亲孙女,竟被人如此轻薄,毁我清誉,一时间竟被气得找不着东西南北,缓了好大一会儿才勉强压下火来。
「采晴,你速去把那个挨千刀的登徒子唤进来!」
彩晴领命将杨上宇鑫叫了进来。
偏室内,隔着半透的苏绣屏风,我厉声质问杨上宇鑫:「你区区一个侯府的庶子而已,觊觎本小姐不成,竟然还敢弄出这般龌龊的淫画来毁我清誉!」
但杨上宇鑫听后却直呼冤枉,声称这本春宫图并不是他编排出来的,而是他偶然在自家府里的下人那里缴获来的。
「晨曦」
,杨上宇鑫往屏风前又凑近了一步:「我还有件事想告知与你,但你听后可不要动气。」
这也是我不喜欢他的原因之一,说话永远在吊人胃口:「别卖关子了,有话快说。」
杨上宇鑫咽了咽口水,小心翼翼的说:「晨曦,我已经打听过了,这画里的女子确有此人。
就在秦风楼馆里,而且还是时下正当红的花魁娘子……」
秦风楼馆,那个令所有女子深恶痛绝但却是京城达官显贵们流连忘返的风月之地。
听罢,我默不作声,但脑子里却想的是:顶着和我一样的脸,竟然去做那千人骑万人跨的娼妓……良久,我直接从屏风后走了出来:「带我去,我要亲自见到她。」
2.秦风楼馆外,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妓子们对着进出的男人们迎来送往,扑鼻而来阵阵腻人的脂粉味道。
在杨上宇鑫的安排下,我乘一顶小轿从偏门被抬了进去。
像秦风楼馆这般的高等娼馆其实也做女客生意,但大多数情况都是让男妓进到府邸里去伺候,像我这样直接进来的却是少之又少。
但终归要顾及家族颜面,所以我一直以扇掩面,没有露出自己的半点真容。
进入二楼雅阁后,我同样隐到了屏风后面。
隔着屏风,惯会审时度势的老鸨并没有多言,毕恭毕敬的递上男妓的花名册子供我挑选。
我面露鄙夷神色,直接开门见山:「让柳烟眉进来。」
听到我的话后,老鸨却有些为难:「这,这可如何是好……我家烟眉是只接男客不接女客的……」
采晴听闻此言后没忍住笑出了声,看到到我脸色不对后赶紧向老鸨解释:「我家主人并不好女色,只是想见一见这烟眉姑娘罢了,还劳烦妈妈安排一二。」
说完采晴将袖中早已准备好的金锭塞给了她,老鸨得了金锭立马喜笑颜开,扭头转腚就跑去安排了。
约摸过了半柱香的时间,房门被咯吱一声推开了。
还未见到人影,一抹时有时无、似有似无的幽香就先人一步弥漫了进来。
柳烟眉步步生莲的迈了进来。
一进门就先道了个万福,然后就楚楚的立在原地,侧头低垂着,也不开口,倒并没有我想象中的风尘做派。
我朝采晴使了个眼色,采晴授意退到了屋外侯着。
但她在经过柳烟眉身旁时却一步三回头的盯了好几眼,神色也意味不明。
「柳烟眉——这不是你的本名吧?」
,我品了一口茶,开口问她。
柳烟眉似是已被老鸨提前告知过,所以对我的女声并不惊讶,不卑不亢的回道:「禀贵客,烟眉是奴家花名。
至于本名嘛,奴家也并不知晓。」
「进这里之前是哪里人士?家住何处?家中还有什么人没有?特别是长得相像的姊姊妹妹,有没有?」
看见那幅春宫图起我就心生猜测,这次本就是来盘查根底的,所以就把这些疑问一股脑全都抛了出来。
但柳烟眉却摇头赔罪,称这些问题自己一概不知。
我有些恼怒,直接从屏风后走了出来,径直站到了她面前:「那这又该如何解释?」
刚才隔着屏风只看到影影绰绰的样子,这般近距离的细看之下,我们两人除了脸上妆容和身上衣饰,甚至连身高、体形都相差无几。
活脱脱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一般。
虽已提前知晓,但我却还是被震惊得出了神。
但离奇的是柳烟眉只是抬眼看了我一眼,眼中竟然没有一丝波澜。
不对劲,见到和自己生得一模一样的人,她怎么可能会如此淡定?除非……「采……采晴的名字还没来得及喊出口,我就意识模糊的一头载到了过去。
那香,有问题……3.我做了一个光怪陆离的梦。
梦中我好似身处云端,脚底绵软,后又来到了无边地狱,周遭仿佛有万千鬼魂在我耳边嘶鸣,最后又像环绕瀑布激流,景色宜人却让人肌骨生寒。
梦醒。
发现自己正躺在一张陌生的床铺上,正想要爬起身,惊觉胯间生疼。
只是动了一下腿,就疼得额上冒出了冷汗。
意识不对后我强忍疼痛掀开了床被,然后就发现自己浑身***,而且两腿之下还垫了一方白帕,那白帕上已然被鲜血浸染透了。
「晨曦,你终于醒了。」
我竟没发现屋内还有人,慌忙将床被扯过来遮住自己:「是谁?!」
紧接着杨上宇鑫的脸就凑了过来:「我的小心肝,刚才还在和为夫颠鸾倒凤呢,现在就认不得亲夫了?」
「杨上宇鑫!」
,没想到我的清白之身竟给了这种货色:「你这个禽兽,你竟敢玷污二品大员的嫡孙女!你难道不怕掉脑袋吗?!」
杨上宇鑫呵呵一笑,抬手捏住我的下巴:「哦,我怎么没瞧见什么二品大员的嫡孙女?我面前的难道不是秦风楼馆的名妓——柳烟眉吗~」
他故意把名妓两个字咬得很重。
现在就算是个傻子也明白是怎么回事了,看来我是被瞒天过海,偷梁换柱了。
「现在我给你两条路」
,杨上宇鑫玩味的看着我:「嫁我为妾还是留在这成为花魁柳烟眉?」
闻言,我不禁苦笑。
前日杨上宇鑫还在求我嫁他为妻,现在却已是要我当妾室了。
我裹了裹身上的床被,坚决的对上他的两眼:「我宁为娼妓,也不会让你这无耻小人如愿以偿。」
「好,很好,我倒要看看你在这秦风楼馆能清高得了几时,到时候可不要跪下来求我。」
,杨上宇鑫扔下这句话后就拂袖离去了。
肃肃宵征,抱衾与裯,寔命不犹。
不知是这老鸨已经和杨上宇鑫串通好了还是她当真不信我的说辞,这老鸨就是王八吃秤砣——铁了心就认定我是柳烟眉。
不仅如此,老鸨还硬逼着我去接客,只要我不从,她就使出千百般的手段来折磨我。
在被浸过盐水的银针扎穿十指并且关入小黑屋里断水绝粮五日后,我终于熬不住了,同意接客但卖艺不卖身。
老鸨啐了一口痰:「破了身的烂货装什么守身玉女,姑且先答应你,待后头养好了身子照样得给我使床上本事!」
在接下来卖艺的时日里,虽然我一直在寻找逃跑机会,但老鸨将我盯得很紧,派了两个丫头整日盯着我,连找人放出消息的机会都没有。
惶惶不安中又过了数日,老鸨的脸色也越来越难看。
我知道,要不了多久,就算我以死相逼怕是也不管用了,老鸨就算硬绑也会把我送到那些嫖客的床上去。
此时我才亲身体会到了勾栏女子口中的的身不由己。
那些往日里觉得矫揉造作的诗词也在此刻重新感悟——奴本是明珠擎掌,怎生的流落平康。
对人前乔做作娇模样,背地里泪千行。
三春南国怜飘荡,一事东风没主张,添悲怆。
那里有珍珠十斛,来赎云娘。
但人活着就会有转机,也难怪古人云有否极泰来之说。
我竟在这夜夜笙歌的勾栏青楼里看到了我那须发皆白的老祖父。
我撇下正听我弹琵琶的客人,不顾一切的朝着祖父的方向奔过去:「祖父,曦儿在这里!曦儿在这里!」

小说《晨曦杨上宇鑫》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戳我阅读全文